当前位置:双峰县走马街镇旅游武当山自驾游旅游攻略 武当山自由行旅游游记
武当山自驾游旅游攻略 武当山自由行旅游游记
2022-07-27

武当山作为中国道教的圣地之一,拥有非常高的名气,这里也是中国武术的发祥地之一,和少林寺并称武林中的泰山北斗,武当山的道观建立在巍峨的山峰巅上,给人气势恢宏的唯美之感,下面给大家分享武当山自驾游旅游攻略。

丁酉年四月末,我们一行六人来到了武当山西神道月栈静修。虽然只待了短短的四天,可大家的心里都刻下了的深深的印记,难以忘却!



第一天,初到月栈,天阴沉沉的,不久雨下了起来,我们俩人先到达,等着他们三人的到来(另一人晚来两天)。晚上五人相聚,热热闹闹地饮起了酒,相约第二天的拍摄。

 第二天,一大早在书房喝茶聊天,之后跟着流之学习了八段锦的第一二式,下午去老乡家买酒,第一次见识到了山里人的实在,热情。晚上饭后和常静一家人沿山道下行去了山道上悬崖边的大石块处,以大山为背景拍了好多照片。往回走时,同去的鹤心拖了一棵路边被砍掉的树枝回来,我们很奇怪,他解释说这一个树枝够月栈一天烧火的柴禾了。回来后班长和周姐拍摄了星轨,据说拍摄得很成功。

 第三天一早,我和毕同学沿着昨天的山道向下走,走着走着,雨后的云海,就这样突然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,洁白无瑕,慢慢的涌动着,飘荡在山谷中,如影似画,美不胜收!

早饭后,流夕妹妹教我们四人学习古琴,第一次接触古琴,悠扬的古琴声,声声入心,打动了我。

下午我们和月栈的人一起去了古村落-全真观村,我们要去拍照,月栈掌门人流云要给村民们送端午节的粽子,所以就派了两辆车来到村子。流云他们初来武当山修行时在全真观村住了五年,和村子里的老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我们先到了全真观的旧址,修建于唐朝的全真观,现在只剩下遗留在地面的大石块,为当时的柱基,柱基的东侧有三间房子,是后来修葺的,曾经做过学校,后荒弃。这三间房子现在被改建为一个品茶、弹琴、聊天的会所。就是这样的旧址,它的美丽也惊到了我们!三面是巍峨的大山,一面是安祥静谧的村庄。真观旧址院子里两棵上千年的大银杏树,静静的地矗立在那里,俯瞰着世事的变迁。

我们从真观出来,往北走,去给老乡送粽子。艰难的翻过一座山,来到了老乡的家里。

山那边,有三户人家,流一和兰馨一一给她们送了粽子。这三户人家都是女人当家,第一家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和她的妈妈,妈妈八十多岁了,好像受过伤,腰是弯着,晚饭就是在她家吃的。第二家是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独自居住,一个人种着几亩地,喂着六头牛,我们给她照相的时候,她念叨着天快黑了,要去把牛带回家。

第三家是第二家老奶奶的女儿家,女儿的丈夫中风不能劳作,全靠这个女儿的辛勤劳作来支撑。

这三家的孩子们都进城了,没有一个人留在这荒僻的山村里面。三家的中老年人,勤劳而又顽强的生活在这大山里面。三家人都惦记着流云,念念不忘他,走的时候给抓了鸡,拿上了家里的鸡蛋、鹅蛋。念叨着把鸡拿回来炖好鸡汤,一定叫流云多喝几碗。

没想到在这小山村里我哭了两次。

第一次,第一家大姐给我们做了一桌的好菜:竹笋炒腊肉,香椿炒鸡蛋,炒莴苣,炒酸菜,还有好吃的油饼,面对的这些香喷喷的菜肴,面对着大山,山后绚烂的夕阳,和那位八十多岁,弯腰的老奶奶,土坯的老房子,那种善良、温情、甚至夹杂着苦难,复杂的感情涌上来。

第二次,从后山回到初庐,初庐是流云他们当年在全真观村修行时租的村民的房子,我们要下山回到月栈,而流一要独自留下,打坐看书修行。短短几天的相处,流一这个安静的女孩子,总是憨憨的,温厚地笑着说话,那么干净地看着你。晴晴上去和她拥抱告别,我转过身,泪流了下来!

一个下午,翻过了一座山,走了七、八家农户,送了粽子。看到流一、鹤问他们和乡亲们的真情,感受到了流云他们这群修行人修行的艰苦和执着,我们的心像是被洗过了一样!

  晚上大家又拍摄了星轨。这一天的星星格外的繁多,拍摄很成功。

第四天,上午和流之学习了八段锦的第三四式,下午来到书房,和流云谈古论今,请教了大家心里疑惑的问题。流云侃侃而谈,一一给我们解答了心中的疑惑。

晚上,我们六人吃了月栈的最后一次晚餐,聊了此行的收获,聊到了昨天的上山之行,班长、周姐、大家的眼眶都湿了。

这次武当山寻道之行,大家都感悟到了传统文化的力量,体会到了修行人的不易和他们在修行道路上的坚持,都收获满满,愿我们大家都能走在行道的路上!

一大早,被鸟叫醒,恍然明白,已经睡在家里的床上。那鸟是家中雀已非林中鸟了,但今天它叫的格外清脆,并不比武当山中的鸟逊色。或许原本就是这样好听,只是当时的我无心欣赏罢了。

六天前,当我们坐在破烂的红色两厢出租车,带着异响在山路上爬行,到达那个写着月栈的木牌下时,我怀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。毕竟我们现在有太多的太极高手、中医世家和国学大师,我们上当的太多。这里在武当后山,上山的路叫西神道,我们没有看到一个道观,也没有看到上山的香客和旅行的人。

来接我们的小伙子叫鹤问,穿着淡灰色道家练功服,头发略有卷曲,长长地束于脑后,黑瘦的脸上淡淡地在笑,没有服务生的殷勤,也谈不上热情,提着箱子在前边带路。

几只狗吠叫着从远处林中跑来,栗同学吓得往后躲,大黄狗一跃扑到我的身上,差一点舔到我的脸,吓死宝宝了,这才是真正的欢迎仪式?热情的有点过度了吧。

走进院门,才感觉到了另一个天地。几栋白墙黑瓦的中式房屋掩映在群山密林之中,从内可以看到山外之山,从外最多只能窥其一角。房屋是山民的土屋改造而成,保留了原来的土墙,木结构的梁柱撑起了瓦屋面。主院在半坡中悬空而起,两棵老桂花树从木地板下探出头来。两栋带阁楼的房子在院北院西垂直而列,屋前园中是造型别致的影壁墙。与此相对的半坡有两栋独立的单层木屋。东边沿之字型台阶往上走,在拐弯处是茶室或书房,在坡顶的尽头是四壁皆空的教室或练舞台。这几乎就是月栈的全部,简单而纯粹。

只是,这里的人都在哪里?这里有WiFi吗?鹤问微笑着说,手机信号在坡顶偶尔会飘过来一点,这里不需要WiFi;这里本来就没有几个人,早晚都会见到。几句话轻描淡写,可没有信号没有WiFi让我怎么过!

来之安之,不要有太多的奢望了,先选个房间休息一下再说!

给我们预留的房间都在主院的两栋房子里。每栋的格局都差不多,一楼有一个公用的厅,一个带床的卧室,楼上阁楼有相对的两个睡房,都是榻榻米式的房间,低矮、狭小而昏暗,但陈设都很讲究,古琴野花、斗笠蓑衣、没有一点奢华,古朴而自然。

我们选了个一楼的房间躺下,一路劳顿,很快就睡着了。醒来后感觉被什么昆虫咬过,这才发现小小的透着亮光的窗口上停着不少蜜蜂和带翅的蚂蚁。到独立在外的公共卫生间冲个澡,竟然发现了一只大大的蜘蛛。荒野林中,这本来就是它们的家,我们来了倒是有点奇怪。

外边淅淅沥沥下着小雨。同伴们还没到,我坐在廊下漫无目的地享受着雨中的安静和清新。

我开始注意到那个孩子,他总是在远处不经意地看我,与我的目光相遇后又装作在忙别的事,一会儿坐上小小的竹椅,一会儿趴在廊上,拿着小剪刀吊下身子去剪地上长高的草,从远处慢慢地在向我靠近。

我向孩子招手,他立马高兴地跑过来,给你拍个照好吗?他不愿意,给我看他手里的剪刀。去把狗都叫过来好吗?他立马跑到狗屋边,弯腰把头伸进狗屋,大声喊着狗的名字,狗屋外只露着他圆圆的小屁股,两岁多的孩子还穿着开裆裤那!

孩子与狗孩子对狗有着绝对的权威,他走到哪里,狗就跟到哪里。我发现这里大大小小竟然有五只狗。后来知道那只大黄狗叫九九,是只猎犬,是自己找到这里的第一只狗,来到这里脾气改了不少,除了对家里的两只猫总是凶巴巴的之外,对其他的狗及外来的客人还算客气。另外两只大一点的狗-雪儿和果儿是九儿自己找的伴侣,刚刚出生的两只甜圈圈和金嚓嚓是九儿和雪儿的后代,一家狗就这样和谐地在月栈生活着。

孩子叫冒承影,是这里主人流云和流之的儿子,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,他对朋友特够义气,“走,喝茶!”话虽然说得还不够清晰连贯,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我们知道他要请我们去木屋喝茶,话音刚落,狗已经先跑了过去。

木屋不大,架起于林中,外有露台,内有一床一几和独立的卫生间,特别是它有大大的窗子,窗外就是触手可及的枝叶,我决定搬到这里来住。

烧上水,在露台上,孩子亲自掌茶,动作熟练,还颇有点待客的做派呢!

孩子和狗,是我们在客栈的最早的朋友,接下来的几天,我们仍然会跟他们形影不离。

每日三餐,都是孩子扯着嗓子在喊:吃饭了!然后就带上塑料肚兜,在自己的小桌椅上,自顾自地慢条斯理地吃起来。刚学会用筷子,总是有饭菜掉到桌下,狗狗们早就等在那里,帮他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是我们每次出门,都至少有两只狗在前边带路,我们走的慢,它们就在远处等,我们上车了,它们会跟着车送出很远。我们每次回来,又都是它们首先跑过来跟你亲热,迎接你回家。

孩子和狗不是这里的主角,但他们是这里不可或缺的乐趣。

外面一阵狗叫,伴随着男男女女的惊呼,不知道是被狗吓到了还是被眼前的美景吓到了,我的同伴们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