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双峰县走马街镇情感能在男人圈里混的女人 她凭什么在男人的世界混饭吃
能在男人圈里混的女人 她凭什么在男人的世界混饭吃
2022-07-28

上一季结尾,原本心心念念想复合的乔尔在煤气灯看到米琪的脱口秀在吐槽自己,决绝的把戒指脱下来交给米琪,转身离开。而这一季结尾则是米琪找到乔尔,告诉他,我爱你。这对儿众人眼里的璧人,经历了出轨,分分居,屡次复合失败以后,最终走向如何?而苏西,罗斯,韦斯曼……他们周围的人在这一季又有了怎样的变化?听我讲。

01

首先给我惊喜的是罗斯。

在一个下午,罗斯跟自己丈夫韦斯曼说她要离开。丈夫看着报纸,一如既往的心不在焉,直到罗斯说:对了,晚餐有羊羔肉。他才把头从报纸上抬起来说:羊羔肉不错。

多讽刺,你向丈夫宣布要离开他的时候,还没厨房里的羊羔肉对他的吸引力大。

但这不能怪韦斯曼,毕竟在20世纪50年代,女人们以在30岁前生两三个小孩为荣,她们瞧不起那些自己付账单的女人。

她们读书,保持身材,操办聚会,隐藏起自己的野心和欲望,习得的所有的技能都是为了找一个能让自己住进高档社区的丈夫,然后享受着丈夫的供养。聚会,喝下午茶,偶尔逗弄一下由佣人照顾的孩子。

用失去自我换来体面的生活。

当韦斯曼意识到妻子不在家的时候,罗斯已经在巴黎的某个小房间里坐着喝咖啡了。没办法,韦斯曼只好拉着女儿米琪千里寻妻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,罗斯却宁愿住在巴黎破旧的单间和几个男人共用一个洗手间,也不愿意回到他们纽约那个豪华的公寓里。当米琪说:妈妈我很想你。她说:我也很想我自己。

她说的自己,大概是从前自由自在的自己,不是谁的妻子,母亲,外婆,只是她自己。

她不想继续生活在纽约被大家同情,被丈夫忽视,每个人都知道她女儿离婚了,女儿带着外孙和外孙女和自己住在一起。大家任何坏消息都不敢告诉她,只有在巴黎,她是自由的,不易碎的。

看到这里,观众才知道,原来罗斯曾在巴黎留学,在成为家庭主妇之前,她曾是高级知识分子,浪漫博学,有极高的艺术鉴赏力。一点儿也不输给在哥大做终身教授的丈夫。

接下来的几天,韦斯曼为了带罗斯回家,陪着她邋遢又任性的生活几天,在街边长椅上喝红酒吃法棍,在塞纳湖畔跳双人舞,住在漏雨的破公寓,跟几个老男人坐在咖啡馆侃大山……两个人仿佛回到了初恋。

几天过去了,韦斯曼提出回纽约,罗斯不肯,说她在这里更开心,但最终被韦斯曼劝服,理由是家庭和朋友都在纽约,她不可能一直为了逃避待在巴黎。

罗斯女士这次出走虽然只历时了一周,但我们不能说这是失败的。起码她在家庭里开始有了发言权,丈夫为了不让她无聊,还申请她去旁听大学的艺术课程。

厉害的是,她只上了一节课,就成功的让艺术系的女生退学了一半,另一半,则要求调到商学院。听听院长的控诉:

因为,在课间讨论的时候,罗斯问大家:

有说为了以后当教师的,有说当艺术家的。罗斯又说:你们看过这所大学有哪怕一个女老师吗?我认识的两个艺术家,一个自杀了,一个失踪了。如果你们是为了嫁人,最好去商学院,那里的男孩都是潜力股。

也就是说,在那个年代,不管女人多聪明漂亮博学,最终的归宿还是嫁人。嫁一个有钱的绅士。

生了儿子,就把他培养成某个女人理想的丈夫,生了儿子,就要从小开始从内到外培养,以便她可以嫁个有钱的绅士。大家都过着这样复制粘贴的人生。

个人追求?事业女性?不存在的。

PART

02

这一季,米琪一点也不飒了。

当她跟爸爸一起去巴黎找妈妈,被妈妈拒绝以后,她一个人在塞纳湖畔散步,来来往往的,全部是情侣。那个酷酷的说着“因为是你先离开我的”拒绝丈夫复合的米琪不见了。

她给乔尔打电话,欲语泪先流。

在一段关系里,选择权往往不在先开口的那个人手里,不管是求职还是复合。所以乔尔那大猪蹄子提了条件:舞台和家庭,只能选一个。

作为观众,乔尔看到了米琪的喜剧天赋,他也承认自己不如米琪,但作为丈夫,他无法接受一个比自己优秀的妻子。

乔尔会给出这样一个选择题,我一点也不奇怪。毕竟,这是一个因为一次表演失败就跟傻瓜秘书上床怒刷存在感的怂逼。他当然不能忍受自己的妻子实力碾压自己。

小王子说过,“如果我喜欢一朵花,我会把它摘下来,如果我爱它,我会给它浇水”。是让花朵在自己的怀里枯萎还是给它充分的阳光雨露看它茁壮成长?男人的格局决定了他的选择。

最后,米琪哭着选择了舞台。

讲真,比起国内那种人生仿佛开过挂的大女主戏,我反而觉得这种女主偶尔流露脆弱,才更像生活。

我可以在变故来临的时候硬着头皮走很久,但某个喘口气儿的瞬间,请让我好好的哭一哭,我有那个权利。哭完,我会继续上路。

PART

03

在苏西的争取下,米琪有了新的表演机会。然而,原定第三个上台的她,被一推再推,甚至还被台上台下的男人下流的调侃。

这也从侧面显示了,在那个世道,一个女人想要抛头露面在男人堆里分一杯羹有多难。所幸,上台后的米琪完美的反击了他们,并获得经久不息的掌声。甚至,开始有粉丝找她要签名。

就在苏西积极的为她安排接下来的演出机会时,米琪一声不吭的跟家人去了度假村。

这大概就是穷姑娘和白富美的差别。对苏西来说,创造一切可能不可能的条件,把米琪捧红,两个人赚钱才是硬道理。但对米琪来说,脱口秀则是一气之下就可以放弃的爱好。苏西要靠演出费分成交房租买食物,米琪的一顶帽子都不止那个价。

接着,苏西追到了度假村。

米琪从出生开始就在那个度假村过暑假,蝉联八届选美冠军,可以说,她是这里最受欢迎的人。但今年,因为离婚,她感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歧视。

比如一个女人走过来问她挽回之路如何了;还有一个女人说暂时不能跟她做朋友了,因为比起米琪和她的友谊,丈夫和乔尔的友谊更重要;甚至,度假村的老板也过来告诉米琪,因为她离婚了,所以不适合再参加今年的选美比赛……

瞧瞧这帮势力眼儿。

还好,乔尔出来解了围。比起上一季的懦弱,推卸责任,虽然这一季的他依旧不讨喜,但总算像个人样了。

就连罗斯都夸他:

甚至,在米琪巡演的时候,因为迟到十分钟,酒吧经理不肯给她演出费,一个电话乔尔来了,很man的用男人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遗憾的是他们不能和好如初,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反目成仇。这样的关系,反而比在一起时更让人感动,那时候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因为你是丈夫或者妻子,现在做一点点,都能显示你的情义和度量。

跟那种极力否认自己是依靠男人力量上位的伪女权主义者不同的是,苏西和米琪很容易就认清了现实:有时候要在男人的世界里混,你就需要男人。

哪怕苏西打扮的再中性,看起来再刚强,当她被大佬找人教训还是吓得晚上在酒吧打地铺。当她去讨要米琪的演出费,还是被无赖经理轻而易举的锁进了杂物室。

比韧性,男人不如女人,论力量,女人不敌男人。聪明的人从不拿自己的短板跟人家长处较劲。

PART

04

虽然大家都在一个度假村,米琪和乔尔都表现的若无其事。做头发,打保龄球,晒太阳,看星星,偶尔悄咪咪的注意一下对方身边的伴侣。

直到在度假村的结束舞会上,交换舞伴环节,米琪和乔尔一起跳舞,然后乔尔说了这样一句话:我想是时候我们跟别人跳舞了。

舞曲依旧欢快,他们的步伐也没有停止,但这句话一说出来,我们都知道再也回不去了。长达一年的藕断丝连,随着这一句话,彻底断了关联。像判了死刑,又像是获得解脱。

乔尔何尝不后悔呢?不然他怎么会在度假村跟借火的人说这样的话:

如果米琪还是一年前的米琪,没有经历背叛,没有偶然走上舞台,没有获得掌声和认同,没有去思索为什么女人要成为男人的陪衬,那现在,差不多也就复合了。

毕竟两个孩子还小,乔尔也痛改前非,甚至辞去了混日子的副总职位,去家里的厂子认真工作,还打算订下一间公寓送给米琪和孩子们。

可她尝到了自由的甜美。

如果我没有见过光明,就可以忍受黑暗。可一旦见过那光,我再也无法退回到黑暗里。两个人注定渐行渐远。还好他们的分手很体面,没有撕逼,互怼,泼脏水。

在一段关系结束的时候,如果你为了向大家证明他是个烂人,而揪住对方所有不堪的细枝末节大做文章的时候,你连过去的自己也一并否认了。他是垃圾的话,跟他在一起的你难道是垃圾桶吗?

PART

04

当你特别担心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,往往它真的会发生。所以当米琪在度假村的某个宴会厅说脱口秀的时候,她发现爸爸坐在台下。

这就像你在群里说荤段子,个个都是十八禁,大家都称赞你是老司机,你正打算飘的时候,你爸爸在群里给你发了一个微笑。

我就问你怕不怕。

是匆匆下台还是坚持说完?米琪选择了后者,虽然因为看到爸爸太紧张不小心说了几个下流笑话,但无法否认,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,她越来越称职了。

米琪表演完毕在后台安慰自己小心脏的时候,爸爸出现了:

一个人想要独立,必然要经历反抗,跟自己,跟家庭,跟所有阻挠自己脚步的人和事,代价无疑是惨烈的。你会伤害别人,即便你不是故意的,你也会被伤害,疼的哭出声来。

但这是值得的。生而为人,你应该拥有自由的意志,你可以做任何选择,但同时你要做好承担甚至被反噬的准备。

这一季对韦斯曼显然很不友好。

好不容易把出逃的妻子带回家,开始愉快的长假,又看到女儿在几千人面前说下流笑话,女儿的事情还没解决好,自己又被儿子举报了。举报的理由是自己一直极力向学院推荐聘请儿子,而儿子现有的工作属性具有保密性质。

而因为女儿在一次脱口秀上调侃自己正在研究的人工智能,被有心人记住,又举报了一把,理由是泄露机密。这下,实验室没了,经费没了。

妻子,儿子,女儿,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背叛他,他不再是家庭的权威,他们拥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,这让他感到愤怒和无力。这种情绪甚至波及到了学生,他的态度开始变得恶劣,因此被学生投诉,院长希望他能休长假。

韦斯曼开始厌倦自己的生活。他甚至想辞去终身教授的职位,只做自己喜欢的事儿,这一次,轮到妻子来劝说他:我们住的公寓是哥大的。你辞职我们搬去跟儿子一起住吗?

夫妻就是夫妻,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劝服对方。韦斯曼能把罗斯从巴黎劝回来,罗斯自然也能把韦斯曼赶回学习继续教书。

张爱玲说过:中年以后的男人,时常会觉得孤独,因为他一睁开眼睛,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,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。

韦斯曼就是如此。他努力工作,放弃年轻时候的梦想,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人,到头来,只是给家人创造了任性的机会。

PART

05

最终,米琪获得了上电视的机会。当然,这个机会是苏西拼了老命争取来的。不幸的是,米琪遇到了苏菲,第一季她因为说实话得罪过这个圈内大佬,所以米琪的演出时间被推迟到电视结束的最后五分钟。

也许,这种被人穿小鞋的事儿你可以在成名后的某次访谈里笑着说出来,但在那之前,你只能默默接受。因为你是小人物,大荧幕还没有你的发言权。

可米琪毕竟是米琪,女主光环加持,让她在直播人员都昏昏欲睡的情况下,超常发挥,并成功的让在洗手间有过一面之缘的大歌星注意到了她。

那天,米琪因为在台上提到怀孕二字,被经理粗鲁的拉下来,愤怒的表示不干了!可是回到家却接到大歌星的电话邀请:

长达六个月的欧洲巡演,每一场的开场前30分钟,都是米琪的主场。试想一下,你本来冲着爱好和生活费在酒吧唱歌,某天杨坤突然打电话给你:我明年有32场演唱会,我希望你来给我暖场。

名气,金钱,成就,唾手可得。

你能拒绝吗?当然不能。

事实证明,如果你颜值高,才华好,即便一个圈内大佬往死里踩你,你也有可能在另一个大佬的捎带下,让世界看到你。

临走之前,米琪又一次去找了乔尔,她说,“我的余生将是孤独的。”“我不想一个人,今晚不想。”“今晚,只是今晚,我真的需要一个爱我的人。”

可怜的本杰明。

对了,我是不是还没交代本杰明是谁?

他是米琪在度假村认识的男人,在双方母亲有意撮合下,两个人开始约会。本杰明喜欢米琪,也支持她做脱口秀演员,甚至跑到韦斯曼面前老老实实交代自己收入几钱,良田几亩,为的就是娶米琪回家,帮她一起养小孩。

可是米琪在狂喜之下,唯一想见的是乔尔。甚至,在那个时刻,她没有一分钟想到过本杰明。你无助时想谁心疼你?你狂喜时想和谁分享?毫无疑问,是你爱的人。

“无双什么都好,除了不是芙妹”。这是《武林外传》上吕秀才拒绝无双的理由。大概,也会成为米琪拒绝本杰明的理由吧,谁知道呢?

不过这个逻辑真的很欠揍,我喜欢你,你就可以拿我跟别人比较吗?你可以不喜欢我,但不能因为我是我而嫌弃我。我就是我,四海列国、千秋万载就只一个我。

所以我说这一季米琪不飒了。但这不是坏事,那意味着她更鲜活了。迷茫时买醉,被打击时想放弃,脆弱时想找个肩膀,和你我并无不同。

她可以和乔尔复婚继续做麦瑟尔夫人,她也可以和本杰明结婚做他的夫人,甚至,她只需要做她自己。都行。

那是她的人生,我一看剧的,如果在她的人生里习得一点可以参考的道理,就谢天谢地了。我不能要求她必须怎样,就像我讨厌别人要求我一样。期待这俩字,最好是放自己的人生里。

接下来,坐等第三季的到来。